對我而言

對我而言,今年的夏天可謂不太尋常------

耗盡淚水、尊嚴和準備期末考的精神的扣答,終於能夠再度前進日本

就常人的角度來看,整起事件應該能用一句話輕鬆總結:

不就是個死小孩在地上邊滾邊哭,然後得了便宜還賣乖

這次事件的歷程大概可分為幾個階段

哭地要死

→吐的要死

→放下尊嚴(但是心中幹的要死)

→拖了一堆人浩浩蕩蕩到了少女之路

→提心吊膽地在十八禁區載浮載沉,

然後換得母親大人的一句:

原來你喜歡看這種愛情漫畫噢!

原來你喜歡看這種愛情漫畫噢!

→挫的要死

然後

就這麼死了

留言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