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苦的地鐵奇遇記

所謂的人生,想必就是由甜苦交織而成的雜燴
但是其中的滋味,卻是難以言喻
這一陣子都很不快樂

與其說是接踵而來的考試壓力造成今日之結果

到還不如說是長期以來內心的空虛才是導致一切的緣由

最後導致對於一切的人事物都頗提不起勁.......

所謂的空虛實在是個難以定義的東西

然後,步向人生25歲的我,至今依舊只能在課業壓力下漫無目標地任憑心靈荒蕪



在歷經了長達兩個月的精神上與瀕臨爆肝危險的鏖戰後

一切終於在藥分救世主的保佑下結束這學期

可是期中生物藥劑的沉重感卻仍讓人一整個笑不出來:

如果可以給予一個明確的定義,我一定會說:

許光陽 = 不論是五年前的第一面或是五年後的簡潔回信,只能說您真是永遠打我槍的S

必殺技:喇賽中蘊涵了可以使大徒弟的小宇宙瞬間爆發的究極奧義,然其中之妙處不足為外人道

何意 = 許光陽的大徒弟,身兼聖母(?)與食物供給者的賢慧(?)角色,總之就是一個屬性不明的人形兵器

必殺技:糖果與鞭子的嫻熟交錯運用

試想:到底要具備何種心理素質和超高的防禦力與攻擊力
才能抵擋得住此兩大魔人神人的蓋世魔功神功

........唉......

------雖然爛掉的生物藥劑讓我有個許光陽作發洩

------雖然藥理有個松洲兄讓我做白日夢

........雖然嘴砲了這麼多,看似不空虛的腦袋和生活卻仍舊無法填補找不到生活重心的空虛內心

不過

今天卻發生了一個讓人深省的事情:就是巧遇傳說中的地.鐵.老.人這個小插曲

一開始其實真的以為他是個精神上有些極端的人

------畢竟真的很少有人會在這個冷漠的大都市突然對你唱出祝福之歌

或許在那當下我看人的眼神非常的怪異(總之就是個死小孩的眼神)

也或許是我的不幸沉重感讓他覺得他應該給予我一些祝福

也或許是電梯真的來地實在有夠久

總之,最後他遞給我了一張名片.
         
                     唱了兩首歌
                     
                     再外加告訴我說他這七年來非常幸福
                     (似乎是因為覺得自己非常幸福,所以也應該要把幸福分給大眾??)

反正,因為今天的下午健行的目的:就是一個腦袋放空空但要耗盡體力以產生血清素的狀態,

因此以至於後來空洞的腦袋最後不知怎麼地開始回想起那兩首歌的歌詞和名片上印的文字內容

最後竟不知為何,當下的我在再度回憶起這件事時,卻有一種想哭的解套感?

應該說  :  他的語言在主觀價值上至少我(似乎?)是給予認同的態度,
                 
                 所以以這個狀態為前提去更進一步反省自己內心的不快樂(應該?)是合理的(?)

總之,最後的結論是------

雖然還是沒辦法明確總結,不過笑笑歌的確讓我真的對人生百態重新產生一些新的切入觀點

每多聽一次這位仁兄自編的這兩首歌,似乎覺得內心有一些結正在漸漸鬆動


                                         







留言

Secr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