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與我PART1

話說也不是第一天看見兔兔,不過突然覺得兔兔很重要,所以決定將兔兔放在第一篇的


嘴砲 ()




兔兔真是超重要的,如果沒有兔兔,總覺得北醫真是白讀了。




不過話說回來,北醫有沒有白讀好像也不太像是重點,




至於兔兔的臉也更不是重點





重要的是“兔兔這個人的存在價值”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順道一提,為什麼要寫這篇嘴砲文的理由完全是因為今日與兔兔的相遇。



我深深的相信這就是命運,能夠在十分鐘內和兔兔在不同的地方碰到兩次也真的是





命運之神的玩笑安排




第一次:話說被可笑的演講餐盒收服的我在下午4:57時與兔兔在醫綜後棟前面相遇了



第二次:在圖書館裡,站在一堆垃圾暢銷書前,5:05與兔兔進行了第二次接觸(羞)



話說兔兔的表情真好笑有梗,雖然是面無表情,沒錯,就是面無表情,



但不知為何總是帶著一股喜感書卷氣,



沒錯,就在兔兔的打油詩之後,我更加地覺得兔兔的氣質真是透著一股



全身無力手軟腳軟癱在床



上不想動的海參狀態
清澈透明的少年憂鬱,



就像在下一樣



所以如果說王阿幹就是將軍大人,想必兔兔就是北村一輝飾演的柳澤吉保(請參照“大奧”),



雖然兩個人面對我和會長都冷淡地像什麼一樣,但是,就像對將軍大人的忠誠一樣,




我們還是永遠地會嘴砲緬懷兔兔的




唉呀!篇幅真有點長


手也痠了



那就待續吧…………

留言

Secret